> 奇闻轶事正文

张闾瑛父亲 张作霖张学良父子关系并不好

张作霖被日本人炸死后,儿子张学良发誓为父报仇,以至于很多人误认为父子二人感情深厚,其实不是。小时候的张学良经常挨打,张作霖对张学良的生母极其冷漠,就算是长大后,张学良也不是很喜欢父亲。

张闾瑛父亲 张作霖张学良父子关系并不好

12岁以前的张学良一直与母亲赵春桂生活,他与母亲、姐姐、弟弟几人挤在一张炕上睡觉,夜晚谁尿床了都不知道。张学良自己说过,小时候的他脾气倔强,父亲脾气暴躁,因此他经常挨打,母亲也跟着受气。

张闾瑛父亲 张作霖张学良父子关系并不好

张作霖一天到晚不回家,很少与父亲接触,有好几次他问母亲父亲为什么不回家。母亲每次说:“你父亲担着朝廷的大事,还要管那么多人的吃住,东征西讨,哪有时间顾我们娘几个。”

张学良的第一个老师叫崔骏生,此人性格孤傲,谁都看不上,唯独对张作霖佩服得五体投地。他对张学良说,你父亲是个了不起的大英雄,是刘邦、项羽那一类人,以后你得学你父亲。张作霖压根儿不将老师的话放在心里,他恨父亲。

在张作霖的印象中,母亲在他五六岁以前喜欢笑,那时的母亲才二十出头,长得漂亮。不知从哪天开开始,母亲变得喜怒无常,不讲道理,还动不动喜欢打人。母亲尤其喜欢打张学良,每次打的时候喜欢说:“你跟你那死爹一个熊样!”

张闾瑛父亲 张作霖张学良父子关系并不好

张学良渐渐懂了,母亲的变化是父亲造成的。父亲很少回家,即便回了也对母亲不冷不热,不把她当人看,母亲又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于是变得越来越极端。

在张学良五六岁以前,母亲每次提到张作霖都带着谅解的语气。她说,你爹在吉林剿匪,九死一生,不容易啊,能回来一两趟已经不错了。

可自从父亲到了奉天后,母亲就变了。有一次母亲对姥姥说:“娘,你看,奉天离我们几个住的地儿这么近,他也不来看看,也就几步远的路。赶上晴天,站在奉天的城楼上都能看到这。你看他是不是嫌我老了,听说他又要娶个姨太太。”

这话说了没过几个月,母亲就病倒了,连饭都不吃了。姐姐哭着对张学良说:“你去进城找父亲,让他回来看看娘。”张学良换了衣服就往城里跑。

张闾瑛父亲 张作霖张学良父子关系并不好

张学良找不着进城的路,还是跟着一辆拉粪的马车进的城,正好是冬天,张学良的脸冻得跟个红萝卜似的。等到了父亲的住处时,门口站着两个卫兵,一人拿着一把长枪。

张学良本想打声招呼再进去,但又不敢说话,他低着头要闯进去。持枪的人将刺刀一横:“干什么的!”张学良吓了一跳,说:“我找我爹。”两个卫兵哈哈大笑,说:“你小毛头孩子也不知道是第多少个认爹的,快滚!”一个卫兵话还没说完,另一个卫兵就用刺刀往张学良帽子上戳,张学良吓得马上跑开了,最后躲在角落里。

只听见父亲在里面大发雷霆,能清楚听见摔盘子的声音。等了大概两个小时,父亲从里面出来,张学良立马跳出来。父亲问:“你来干什么?!”

张学良胆怯地说:“我娘病了,躺床上了,快不行了。”

父亲皱皱眉头说:“你又来烦我,走走走,回去!”

一边说,一边还让卫兵推搡他。

张闾瑛父亲 张作霖张学良父子关系并不好

张学良哭哭啼啼地跑回家了,那一刻他恨死了父亲,他后来自己说真想有一把枪打死父亲。

没过多久,他的母亲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