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图吧 > 穿越

荒神中反色乱为男女主角小说cos荒神中和反色乱后又穿越了在线阅读

养一窝布偶  发表于:2020-11-17 16:25:00

周二来了,养一窝布偶的新书《cos荒神中和反色乱后又穿越了!》,没错,就是那个讲述荒神中反色乱的小说,相信你们也有所耳闻,《cos荒神中和反色乱后又穿越了!》能在这么多小说中脱颖而出,可不是浪的虚名的,这可完全是养一窝布偶的实力所致,下面是《cos荒神中和反色乱后又穿越了!》的最新章节,一起来看看吧!

荒神中反色乱为男女主角小说cos荒神中和反色乱后又穿越了在线阅读

ch.2

真可笑,憎恶着人类的,身为恶种的自己,哪怕是去做所谓的正义之事都是这般的……

“那么,我便先行一步了。”

白发红眼的「江户川乱步」闭上眼睛,周边盛开着的昙花依次凋零。

他仍有呼吸,仍有心跳,但再也不会睁开眼睛了。

脑死亡,是意识率先逝去的死亡。

本不应再睁眼的。

哪怕再度睁眼,届时这幅皮囊之下的存在也不应是自身才对。

但是,此时此刻除去依旧漆黑一片的眼前之外,其余的感知诚恳的告诉自己,自己确实还拥有意识,身体,精神和灵魂都依旧是自身的。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脑海深处伴随着思考的深入和加速骤然传来不断加强的刺痛,「江户川乱步」面无表情。

因为她本能逸散出去的精神感知到了在自己不远处躺着某人,以及自己此时此刻身处的地方。

啊……笨蛋弟弟也在呢。

她颇有些漫不经心的想着。

回到过去?世界重置?还是穿越?

根据已有信息,大概是最根本的,作为「主世界」的白兰终于翻车被干掉了,于是世界得到重置,已经死亡的自己和笨蛋弟弟也同样活了过来,但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自己和对方莫名其妙的一起脱离了那个世界。

“真是让人不爽……”

也就是说,他们现在可能身处异世界也可能身处平行世界,就是不知道时间大概在什么时候。

要是还得再打一次白兰的话,那我还是直接看着白兰那个从化粪池里面出生的狗东西毁灭全人类吧。

算了,笨蛋弟弟会伤心的。

因为思考导致愈发剧烈的疼痛在脑海中尖啸,「江户川乱步」抬脚走到在地上挺尸的「荒」跟前,伸手戳着对方的脸,试图开口把他叫起来。

“起床了笨蛋弟弟。”

没反应。

“日常出门不带脑子的蠢货,起床了。”

还是没反应。

「江户川乱步」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觉得自己这些年来因为头疼而愈发强烈的暴脾气实在是克制不住,强忍怒火发出最后通牒——

“每天只知道对着镜子自X的白痴给老子起床再不起信不信老子拽秃你啊!”

————————————————

两个世界的差异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算大,荒很快的找到一个临时住所带着乱步搬了进去。

“太宰治看见了。”

乱步坐在床上,抬起手来等着荒把吊针给自己扎上。

太宰治?

荒的行动稍微停滞了一下,复又忙着给乱步安装滞留针。

在自己经历过的第二世,因为10岁时的巨大转折,他并没有和那个“港口黑手党的怀刀”有什么交情。

只不过在展开对抗白兰的行动后,听说那个年仅22岁的青年在森鸥外死后快速的平定了局势成为了新一任首领,在反抗军中也颇有威名。有点讽刺的是,双黑在其他的世界纠缠不休,在他们的世界反倒一面都没有见过。

“交给你了。”

乱步闭上眼睛。

“虽然可能是心理问题,但对我而言复生的后遗症有点严重。”

平静的陈述着。

“有事的话从契约的链接叫我。”

“好的好的,大少爷就先好好休息吧。新环境没什么威胁,可以暂且放松一下。”

在调配好的营养针中加入一只镇定剂,荒动作迅速的处理着一应事项,一丝凝重被掩盖在漫不经心的蔚蓝下,难以被察觉。

“……好。”

或许是经历清醒的感受脑死亡的全过程,乱步的状态实在是说不上多好,闭上眼睛,放空大脑,让自己的意识逐渐下沉至精神世界的最底端。

动作熟练的安排好接下来几天需要注射的药液和营养针,荒抬头看了看时间。

应该差不多了吧?

他想。

将门无声碰上,红光在大门表面一闪而逝,荒放轻脚步离开了这个安全屋。转身来到旁边的小巷,果不其然看到已经等在那里不知道多长时间的“正版”江户川乱步和太宰治。

对,没错。谁能想到一大一小二人组其实个穿越者呢?

第一世特种兵出身的他只不过是陪着相依为命的姐姐出了一个cos,转眼间就被拉到异世界,经历了一个“非典型中原中也”的大半生。

如果要问荒的感想,他会回顾一下兵荒马乱的第二世,沉痛的回答:“不要把黑泥撒在自己的设上。”

如今,以荒为名行走于世间的他看到眼前这两个曾经隔着屏幕喜爱过的“纸片人”也不过是一瞬的恍如隔世罢了。

“那么……这位来自平行世界的先生,请问你们有何贵干呢?”

太宰治回想起之前擦肩而过时骑在对面橘发男性肩上的,白发的「江户川乱步」,最终还是选择了开门见山。

“我们并不是自愿来到此处的......也并没有什么目的。”男人挠了挠头发,橙红色的发丝在他指尖缠绕。

“我是搞不懂聪明人啦,不过我们真的是无辜的。我还以为我跟哥都已经死了,结果睁开眼就到了这里。”

死了……?

听见这个字眼太宰治微微一怔。

只是对面的男人并没有给他发散思维的机会,继续开口。

“可以的话,方便告诉我们近期横滨发生过什么大事件吗?”

面对二人警惕的目光,荒笑了一下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哈哈哈,别用这么警惕的眼神看我啊,哥的身体不好,你们也观察到了。接下来一段时间可能会在横滨养老,探查一下附近的情况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那么,能否告诉我们你们在你们的世界,究竟是什么人,又是什么身份呢。”

太宰治微微一笑,如此说道。

诶?

荒停下了挠头傻笑的动作。

“这个……不是很明显吗?”

“对吧,那边的『江户川乱步』。”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