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图吧 > 架空

晏政夙欢在线阅读 叫女帝与权臣的小说阅读

畏难  发表于:2020-11-21 17:22:00

在这周的倒数第二天,晏政夙欢的故事可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畏难精心打造的《女帝与权臣》,有着不一样的叙事风格,829阅读已经准备好了《女帝与权臣》的在线阅读地址,快来看看吧!

晏政夙欢在线阅读 叫女帝与权臣的小说阅读

三年之约

顺势将双臂撑在案桌前,晏政的身子不断前倾,两人的距离逐渐被拉近,

“弑君?陛下何处此言,微臣如今可是将兵权都交出了,何来底气谋害当朝女帝?”

夙欢整个人都被晏政笼罩的暗影所包裹着,鼻尖萦绕着的檀木香愈发浓重,刚想说些什么摄人气势的话,却被晏政夺过了话语权。

“陛下究竟要让微臣怎样做,才能全心全意地信任微臣?”

晏政语气低沉,眸中的怒气骤然消逝,隐约之间透露着几分的委屈和无奈。

夙欢微怔,却是不知该如何回复晏政的这番话。见夙欢沉默下来,晏政的心也有些发凉,或许从一开始她就没想着要信任他吧。

“既然陛下说到了君臣之礼,那试问陛下若不给予臣下足够的信任,微臣又何故要为您固政权、守疆土?”

晏政直视着夙欢有些躲闪的双眸,一字一句地问道。

信任都是相互的,这一点夙欢自然清楚,可她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对一个前世亲手杀了她的人产生信任,但如今局势未定,也只能将他稳住了。

“身为摄政王辅政固权是你的职责,至于朕的信任,来日方长,若是摄政王并无不轨之心,那朕自然会全心全意对待信王的。”

来日方长?他之前也是这么想的,可惜这位小皇帝似乎并不打算信任自己,不然又怎会说出方才的那番话,晏政低敛着剑眉,看不出喜怒。

夙欢打量着眼前的人,难不成是不相信自己所说的话?夙欢黛眉微皱,又保证道,

“君王一诺,固若山河,信王总该不会质疑朕所说的话吧。”

可惜沧海桑田,这谁又能说得准呢,夙欢只想稳住现在的晏政,根本就没有往后面想,自然也没有想到她与晏政之间的交集会越来越深。

看着眼前有些紧张的小姑娘,黝黑发亮的双眸中满满都是他的倒影,晏政胸口中郁结的闷气也散了大半,却也忍不住的翻起旧账来。

“方才在殿外听说陛下不想要履行先帝钦定的婚约?”

晏政凑近,两人距离越来越近,湿热的呼气喷洒在夙欢的鼻尖。

两人此时的姿势在外人看来,就是当今女帝被当朝的摄政王圈在怀中,而女帝似乎也没有想要挣扎的迹象。

夙欢刚想要将身子往后仰,却突觉周围的气氛骤变,而这种变化的来源就是自己面前的晏政,再配上他愈发低沉的语气,夙欢当即身子就僵在原地。

“那个……,这不是国丧嘛。”夙欢顶着晏政的压力,磕磕巴巴道,随后似是壮士断腕般,闭了闭眼睛,脱口道,

“朕的婚事还是等三年之后再说吧,若是摄政王等不及,另娶他人朕也是同意的。”

夙欢暗骂这太极殿的隔音功效太弱,怎么殿内的对话殿外的晏政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却没想到晏政自小练武,耳力自然也是过于常人。

将方才想到的推辞脱口而出,夙欢怎么感觉周围的冷气越来越重了。

晏政剑眉倏然皱起,鼻尖冷哼一声,说白了,夙欢还是想要往他后院塞人,思及此晏政心口这气不打一出来,

“既然陛下想要给微臣挑些模样好看且舞姿出众的女子。”

夙欢一听,觉得有戏,她就说这天下男子对美人怎么可能不动半点心思,当即双眸亮了亮。

而晏政似乎是在吊着夙欢的胃口,说到这里没有继续说下去,倒是将夙欢急得不行,赶紧说啊,她保持着这个姿势也是挺累的好嘛,夙欢暗想。

晏政内心暗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依臣之见,陛下就是极好的人选,陛下自编的惊鸿舞如今被盛京城的贵女们争相模仿,而陛下的容貌更是艳压群芳倾国倾城。”

第一次被人这般夸赞,夙欢还真有些接受不了,内心都是飘飘然的状态,不过转念一想,似乎哪里有些不对,沉声问道,

“信王这是将司乐坊的女子同朕相比了?”

晏政直起身子,两人的距离猛地被拉开,夙欢一时还有些不适应过强的光线,眯着眼睛却是错过了晏政嘴角勾起的弧度,

“自然不敢,陛下晖月之资怎可与凡尘相比。”

她怎么不知道晏政这般会夸人,都不带重样的,不过夙欢还是有些招架不住,忙换了个话题,

“既然信王有心履行婚约,为何方才在大殿上不将婚约的事情道出?”

若是借由朝臣的压力再加上他摄政王的身份,这桩婚事必定是板上钉钉了,故而夙欢才有此问,也想借机看看晏政于这纸婚约究竟是个什么态度。

“微臣知道陛下对这桩婚事并不满意,若是借助先帝的遗命强迫着陛下,恐怕您心里只会记恨着微臣,这绝非是微臣想要的结果。”

压下胸口中的苦涩,晏政神色平淡,将自己的姿态摆得极正,看,我这都是为了你,思你所想忧你所虑,晏政尽所能的做出为夙欢考量的样子,以消减她对他的戒备之心。

若非是记挂着夙欢的意愿,按照晏政之前的行事风格,他早就将人得到手了,哪管她情不情愿的,吃到肚子里看她还怎么跑。

作为一名优秀的猎人,晏政向来喜欢降低猎物的警惕心,在它们放松戒备之时,猛地出手,一击即中,屡试不爽。

可若是这猎物换成夙欢,晏政却不知该如何消减夙欢对她莫名的敌意了,所以他打算换一种方式,希望他们之间真的能够建立对彼此的信任。

“原来信王对朕是这般情深意重,只不过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不知能否会消磨掉信王的这份情意?”

场面话谁不会说啊,一见钟情这东西可不适合放在皇室,合乎彼此的利益才能维持婚姻的长久,而身为女帝对于皇夫的选择更是要慎重,她总不能引狼入室吧。

“那就定个三年之约好了,若是三年之内,微臣对其他女子有越礼之行,那这桩婚事就此作罢,从今往后,你我婚嫁,各不相干。”

十年他都已经等了,何况是三年,总归是来日方长,他有的是时间陪她消磨。不过要想各不相干那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无论怎样,夙欢只能是他的,谁都不能染指。

可晏政就是觉得,除了自己,谁都配不上夙欢。

“这个主意不错,只不过口说无凭,咱们还得立个字据。”夙欢扬眉,语气都轻快了不少。

反正夙欢是不会相信晏政真的能够为她守身如玉三年的,保不齐哪天就犯了浑,瞧上了盛京城的哪家贵女。

再说了她就不信把一个妖娆勾人的舞女放在他床边,他还能把持得住?总之,这个约定她不亏,夙欢十分笃定,心中的计划已然成型。

“自然。”

晏政将案桌上的宣纸铺好,又亲手替夙欢砚着墨,只不过视线却都落在了正在书写的夙欢身上,两人倒也是配合得十分默契。

夙欢收笔展开宣纸,颇为满意的看着自己立下的这份契约,

“信王看看这份字据还有什么补充的。”夙欢说完便将纸递给面前的晏政。

夙欢的字不似女子般娟秀雅致,倒是多了几分龙飞凤舞的霸气,晏政接过一条条仔细看着,神态格外认真,比他行军打仗时还要细致。

“应该还要再添上一条。”晏政指着落款处,垂眸道。

夙欢有些狐疑的看着晏政,生怕他再整出什么些幺蛾子,一把夺过宣纸将案桌上的红泥印推到晏政的面前,那架势就差上手逼着晏政就范了。

“这里面的条条款款可都是利于陛下的,对于微臣而言一点保障都没有,简直是霸王条款。”

晏政两手一摊,一副你这是强人所难的模样。

夙欢仔细将条款又看了一遍,这里面都是晏政违约了要怎样怎样,而没有提到自己违约该如何,确实对晏政有些不公平。

“那你想要加什么条款?”夙欢受不了晏政一副小媳妇受委屈的模样,终是妥协了。

“若是陛下违约了则要立刻与臣完婚,承诺永不再犯,并且成婚后两年之内陛下要为臣孕有一子,以保证微臣在后宫里的利益。”

晏政并不喜欢孩子,可若是这个孩子能够拴住夙欢的心,成为他们两人之间彼此的纽带,那似乎他也并不是不能接受。

这是要捍卫自己正室的威严啊,还保证自己在后宫里的利益,夙欢简直是啧啧称奇,她还是头一次见男子要借孩子上位的。

不过那都是成婚后了,至于成婚的事情八字都还没一撇,何况是孩子呢,夙欢表示不慌,她又不是什么见色眼开的君主,三年好说。

“可以!”夙欢毫不犹豫的就应下了晏政提的条约,却不知道这是掉到了晏政给她挖得坑。

看着夙欢眯起宛若狐狸般狡黠的双眸,晏政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带着几分的试探问道,

“瞧着陛下这般笃定的模样,是断定微臣会违约了?”

被戳中了小心思的夙欢,连忙收住嘴角的笑意,她有这么明显嘛,可毕竟也不能将心中真正的意图说出来,不然让晏政生了防备之心那她这计划该怎么实施啊。

“怎么会呢,诚如摄政王所言,君臣之间还是要有些信任的。”

夙欢打着哈哈,为免晏政再顺着这个思路说下去,连忙握住晏政有些粗粝的食指,猛地按到红泥印上,随后又将他的食指落在尾款处。

掌心柔软的触觉令晏政心头一滞,方才的思路被打断却是再也不愿意继续思考下去,心甘情愿地将全身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掌心。

加上刚刚夙欢落下的指印,这份契约也算正式生效,两人的命运又再次纠缠起来。

“为庆祝我们这份契约的成立,朕想请信王帮朕一个忙。”夙欢扬起黛眉,双眸流光溢彩,晃得晏政有些迷醉。

“既是陛下所托,臣必倾尽全力。”晏政拱手道,言辞诚恳。

“信王办事,朕一向是放心的。”夙欢朝晏政勾了勾手指,附耳将此事道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