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图吧 > 架空

畏难章节阅读 晏政夙欢小说在线阅读 女帝与权臣

畏难  发表于:2020-11-21 17:22:00

星期六到了,畏难可真是一个码字狂人,《女帝与权臣》以极快的速度极快,对于小编这种习惯追书的人,真的是太友好了,每每想到,在忙碌之余,能看到夙欢晏政的故事,就开心不已。

畏难章节阅读 晏政夙欢小说在线阅读 女帝与权臣

奉为新帝

晏政右手握住剑柄,转身单膝跪在夙欢的面前,身上的玄戮铠甲随着他的动作发出沉重的摩擦声,

“陛下遗诏,传位于长公主,着徽荣公主奉为新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其身后的虎贲军自然也跟着跪了下来,吾皇万岁的声音回荡在太极殿的每一个角落,大局已定,众臣纷纷俯身跪拜,无论是真心归顺还是假意屈服都改变不了这既定的结局。

大殿上黑压压跪着成片的人,夙欢独自站在白玉汉阶之上,一步步地缓缓走到大殿上那把泛着金光的龙椅,衣袖挥展,夙欢转身落座,朱唇轻启,

“众卿家平身。”

抚摸着龙椅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五爪金龙,夙欢被这冰凉的触感瑟缩了一下,都说这帝王宝座是冰冷彻骨的,如若坐上去的人不比它更加冰冷,恐则,皇权不稳,江山难固。

而自己真的能够秉承父皇的遗志吗?行善者得善终,行恶者得恶报,说起来容易,可做起来却很难,父皇推行的政策哪一次没有受到权贵之流的打压,实施起来更是艰难异常。

夙欢有些迷茫的视线猛地对上了晏政,

“有我在,你且安心。”晏政朝夙欢做着唇语,眉间虽还是紧皱着可到底比之前多了几分的柔情。

心跳骤起,夙欢紧张迷惘的情绪被他给抚平,掌心握着冰凉的龙首,似乎也没有方才那种冷意了,窗外的阳光撒了进来,照亮了殿内的须臾一角。

元泰二十三年冬,隆武帝薨逝于太极殿,册立遗诏,传位于徽荣长公主,并启摄政王一职,与新帝共辅朝政。

国丧期间,整座盛京城都埋于白色之中,夙欢在外罩了身丧服端坐于父皇生前处理政事的御桌上,视线落在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怀远,冷声问道,

“你说是有人故意引你出宫,这个人的身份你可知晓?”

为何这时间会恰好卡在这里,怀远是跟在父皇身边的老人了,不该会犯这种错误,夙欢不想包庇任何一个人,却也无法将父皇的死全部归咎于怀远的失职上。

“老奴有罪,奴才千不该万不该为了那孽徒离开太极殿半步,以至于令先帝陷于危险之中,都是老奴的错……。”

怀远俯趴在地上,老泪纵横,哽咽道。

“王喜?”夙欢略微思索,将脑海中的人脸与名字对了上来,“你且细细说来,断不能有任何的隐瞒。”

夙欢语气沉了下来,连带着面色都染上了几分的帝王威严。

怀远年过半百,再加上方才痛哭之下缓不上来气,过了片刻又继续说道,

“其实奴才进献给先帝的苏合香是来自王喜之手,奴才怕他误入了奸人的圈套,所以昨夜才会着急寻他将此事问个清楚。”

夙欢垂着双眸,看来王喜已经转投萧皇后的人了,

“昨夜,萧皇后亲口承认这苏合香是她的手笔,而王喜则是她安插在父皇身边的近侍。”

想到这里夙欢也不免后背一凉,跟随怀远十多年的王喜竟然也会生出背叛之心,以求得步步高升万享荣华,这权力难道就真的这般迷人吗?

夙欢话音刚落,怀远如受重击般瘫倒在地上,结合之前王喜躲闪着自己的言行,这一切并不是没有预兆,只不过是他自己不愿意相信罢了。

“那昨夜你可有寻到王喜的踪迹?”

夙欢心底微叹,怀远终究还是信错了人,只不过想要谋害父皇的人她都不会放过。

怀远回过神儿来,连忙摇了摇头,

“奴才连夜出宫赶到那里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王喜的影子,等到今日清晨在宫门口恰好遇到了摄政王殿下,才随殿下一同回了太极殿。”

原本怀远以为王喜是被此事吓到了所以才偷偷逃出宫,因此怀远对王喜在宫外的消息并没有多大的怀疑,直到现在他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都是调虎离山之计。

“王喜已经死了。”

殿外传来晏政略显沙哑的声音,褪去铠甲的晏政似乎比平日少了些冷肃之感,夙欢也不由得多瞧了几眼,却发觉他眼底有些淡淡的乌青。

“死了!”怀远猛地直起身子,毫不掩饰对这一消息的震惊,脸颊的肉抖动着,眼神呆滞。

“毒发身亡,尸体已经移交给大理寺了,如今大理寺卿吉道年就在殿外候着。”晏政又继续补充道。

毒发身亡?倒是死的蹊跷,夙欢食指抵着自己的下颌,昨夜萧如烟已经亲口承认苏合香是她的手笔,杀了王喜这个中间人对她而言无利无害,甚至可以说是一点影响都没有,所以应该不是她动的手。

夙欢抬眸望向窗外,虽然已经停了风雪可到底也是腊月天气,外身只罩了件单衣夙欢还是有些受不住。

“先传吉大人进来吧。”夙欢捧着方才奉上的热茶,转头朝守在一旁的安懿说道,“去长凤殿替朕拿件素净一点的披风吧。”

原本穿来的那件朱红色金绣缕蝶袄,如今再穿已是不合礼制,于是夙欢只得让安懿跑一趟长凤殿。

安懿乖巧的应下,看着自家主子有些泛红的鼻头,思索着这太极殿与长凤殿有没有什么近路可以抄一下,若是让陛下受了风寒,这个罪过她可是担待不起的。

“微臣见过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吉道年跪在殿前做了个极为标准的君臣之礼,态度端正。

“吉爱卿有礼了。”

夙欢虚扶了一把,抬眸打量起这位看起来比较年轻的大理寺卿,浓眉方脸,倒是长了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估摸着应该还不到三十吧,这般年纪能成为大理寺的一把手也是少见。

晏政眉头微蹙,双拳紧握扣在唇边低声咳嗽着,

“摄政王这是风寒还未痊愈?”夙欢将视线移到晏政的身上,看着他有些泛白的脸色,问了句。

“劳陛下担心,昨日用过汤药已经有了起色。”晏政敛着眉,不动声色道。

夙欢点了点头也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随口道,“摄政王还是要以身体为重。”

前世晏政旧疾复发,如今他可是父皇亲封的摄政王,时事迫人可万般不能再出差错了。

一柄快刀而已,若是不能在合适的时机出鞘见血,那就失去它存在的价值了。

压住内心的喜悦,晏政眉头舒展开来,哪怕有一刻的时间自己存在于她的双眸中,也是好的吧。

一个太监而已,既然人已经死了,这条线索也就此终结,倒不如从其他地方下手,当务之急她只想要揪出谋害父皇的真凶,夙欢暗想。

父皇薨然离世,且殿内还有副总管的尸体,未免有心之人拿此事做文章,夙欢只得将真相瞒了下来,所有知情之人都封了口。

“既然吉爱卿在这里,不如说说你对副总管身死的看法。”

吉道年任职大理寺卿已有五年的时间,经手大大小小的案子不计其数,夙欢倒是真的希望他能查出些什么。

“微臣这次前来正是要禀报陛下有关此事的细节,此人能越过太极殿外的值班守卫定然是对这里乃至整个皇宫了然指掌,而这种人在宫里也是最多的。”

平日里这些宫女太监替自家主子办事,为赶时间不免会抄几条近路,久而久之对皇城的宫路自然要熟悉。

“这宫里的太监宫女这么多,即便是去掉昨夜当值之人,也是不小的数目,大规模的排查岂不是会打草惊蛇。”

夙欢蹙着黛眉,颇为头痛,不过只要揪出了这个作案之人,他幕后的主子自然就能浮出水面了。

“方才微臣探查过副总管的尸身,其身体上也并无外伤,而殿内的也并未发现过有打斗的痕迹,所以此人很可能是副总管的熟悉之人,甚至两人的关系还不错,副总管对他并不曾设防。”

吉道年将刚刚得出的结论如实呈上,并以此做出推测。

“吉大人所言属实,臣见过副总管的尸身,的确是被人从正面突然袭击,且下手极狠一击毙命。”晏政垂眸听着吉道年的分析,也给出了自己的结论。

“那父皇的死因呢?”

夙欢声音发沉,既是副总管熟悉之人又能躲过殿外值守,看来这个人应该是常出入太极殿之人,甚至可能自己也跟他打过照面。

吉道年唤来一个小太监,将一鼎香炉呈至夙欢面前,

“今晨值班小太监便说过刚进殿内,除了有股浓重的血腥味外还夹杂着另一种香气。”

打开炉鼎,里面是燃尽了的香灰,厚厚的铺满了一层,可见昨夜耗费了多少这种香料,夙欢将铜炉移开,这味道十分浓重,令她有些不适。

“父皇咳疾未愈,怎可燃这般气味浓重的香料?”

“这里面是大剂量的苏合香,只不过据太医所说即便是燃上一夜的苏合香,若先帝未饮冬花茶,也不会起到反噬的效果。”

吉道年满脸困惑,他想了半天也没有查出先帝的真正死因。

冬花茶在萧如烟坦白之后就被销毁了,父皇更是不会再用这种茶,那此人在殿内点燃大量的苏合香究竟又是何用意?

夙欢回忆着萧如烟之前所说的话,“或许是其他东西呢?”夙欢抬眸,沉吟片刻,又问道,“吉大人在殿内有没有嗅出酒香?”

吉道年摇了摇头,对夙欢这一问题颇感疑惑,回道,“未曾,陛下何出此问?”

“之前,废后在夜宴上明面是劝父皇饮酒,实际上是加速了父皇的病情,催化了冬花茶与苏合香的功效。”回忆着昨夜萧如烟在殿前的那番话,夙欢解释道。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