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图吧 > 架空

畏难 晏政夙欢小说阅读 热推女帝与权臣

畏难  发表于:2020-11-21 17:22:00

周末来临,跟小编一起来看《女帝与权臣》这本本周最为精彩的小说吧,《女帝与权臣》是由畏难创作而成,主要讲述了夙欢晏政的故事,下面是《女帝与权臣》的最新章节,一起来看看吧!

畏难 晏政夙欢小说阅读 热推女帝与权臣

遗诏

“依照着嫡长子继承制,该是灏儿承接帝位,可昨夜……。”

苏锦绣话音又转,问道,“本宫这个妇道人家也不好插手朝政之事,乱了规矩,众位大臣是作何想法的?”

“谋逆之罪决不可轻易原谅,否则谋反之行在我元启永远只会如同儿戏,况且大皇子这般品性如何能继承得了大统?”内阁学士董允一言引得殿内众臣纷纷赞同。

“依微臣拙见,二皇子殿下心性纯良,深得贤妃娘娘的教导,才学也颇为出众,继承大统乃是众望所归。”翰林院侍读学士费阳沉思了片刻,说道。

郭攸之也跟着点了点头,如今夙勉也确实是帝位最好的人选了,似乎谁都忘记了元启还有位同样拥有继承权的长公主,哪怕这人就站在殿内。

夙欢在内心冷哼,这翰林院也是上下一通颇为团结啊,这是要打定主意战队夙勉了,并非是夙欢看不惯夙勉继位,只是父皇之前所说的不无道理,志不在此,非不能也。

前世的夙勉也是无心朝政,即便是夙欢或者其他人硬逼着他即位,夙勉恐怕也难成明君,或许生在钟鼎之家对于心向山河的夙勉来说的确是一种不幸吧。

苏锦绣矜了矜鼻子,面露担忧,有些不赞同道,“勉儿尚且年幼,继承大统对于他来说着实是有些勉强了。”

“况且在勉儿之前不还有欢儿吗?长公主虽为女子之身可也是有继承帝位的权力。”苏锦绣将话题引到夙欢的身上,语气一如往常的温柔。

“这……。”

群臣一片哗然,视线落到夙欢的身上也是纷纷摇头叹气,这盛京城谁不知道长公主是被陛下娇宠着长大的,帝王制衡之术可谓是一窍不通。

他们很难想象长公主即位会是个什么情景,估计她连最基本处理朝政的能力都没有吧,将元启的未来交给这样一个君主,绝非贤臣所为啊。

看来局势对她颇为不利啊,可他们似乎都忘了自己可是从小待在父皇的身边,所谓帝王的制衡之术也都是父皇亲自教导,自然也是没有上过尚书房夫子授予的课。

董允信步前来站至夙欢的面前,屈身拱手一礼,作为内阁的一把手,董允此举算是给足了夙欢的面子,

“微臣有两惑,钻研多年却是不解其意,不知殿下可否解答一二?”

“垂耳恭听。”夙欢敛着双眸,语气辨不出情绪。是解困,还是刁难?还得看看董允会出什么样的题了。

“依殿下之见,何为仁?何为德?”董允双手拢在袖中,目露严肃,隐隐有些逼视的感觉。

这两个问题倒是出乎夙欢的意料,仁与德向来是君王所必备的品行,只是这个问题曾经父皇也问过她,夙欢思索了片刻,瞥向窗外的冰天雪地,叹了口气道,

“治国能安民,不使百姓受冻馁之苦是仁;临阵能致胜,不使将士枉死是德。仁之小者,在保护一二无辜;仁之大者,在匡救天下。”

众人微微一愣,谁都没有想到长公主会讲出这番话来,着实是令他们有些惊讶,董允眯着眼睛打量起夙欢,似乎是在透过她看向另一个人。

董允与夙擎共事多年,两人是君臣也是故交,夙擎的政治主张董允自然也是一清二楚,看来这位长公主是尽得陛下的真传啊。

“那殿下心中是想保护一二无辜,还是匡救天下?”

董允的话如碎玉般掷于大殿之上,引得群臣纷纷侧目,这句话背后的深意可是十分耐人寻味。

“这天下里不就包含着一二无辜吗?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父皇的教导夙欢一直都不敢忘记。”

夙欢抬眸轻笑,这句话也是实实在在的打在了那些臣子的脸上。

不是说她不曾学过帝王之术吗?那是因为这些全部都是由夙擎亲自教导,至于说处理奏章,夙欢打小跟在父皇身边自然也是耳濡目染,基本的奏章处理起来她还是游刃有余的。

“看来长公主殿下这是深藏不露啊。”众人打着哈哈,话锋一转,纷纷感叹道。

“即便是殿下深得陛下宠爱,可这储君之位毕竟不是儿戏,何况我元启建国百年来也并未有公主继承皇位的先例,还请诸位慎重呐。”

费阳浓眉紧皱,对于这位长公主他着实是看不上眼。

“先例这东西,不就是由后人来开拓的吗?”

阴霾散尽,光芒万丈,晏政逆着光如神祇般降临在大殿外,踏着沉稳的步伐,剑目星眉,令人心悸。

众人的目光追随着晏政的方向,就连夙欢也没有例外,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晏政此举是来给夙欢撑场面的,只不过他们疑惑的是,这刚刚回朝的晏将军何时跟长公主的关系这般要好了?

“晏将军慎言,毕竟商定储君人选事关江山社稷,容不得半点差错。”

郭攸之皱着眉头,神色颇为不悦,虽说这晏政手握兵权,可武将向来不插手朝政,这是共识。

晏政扬眉,似是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郭大人说得没错,这储君之位的确是应该行之慎重。”

正当郭攸之疑惑晏政何时这般好说话时,只听见晏政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所以,本将军要公示先帝的遗诏,还请诸位做个见证。”

晏政的话如银瓶乍破水浆泵般将整座大殿的氛围推向了高潮,众人虽是震惊可碍于君臣之礼,还是纷纷跪下身子来接旨。

怎么会有遗诏?夙欢的双眸划过一道暗芒,看来这又是父皇与晏政两人之间的秘密了,似乎前世的轨道与今世偏离得愈发大了。

殿外的怀远迈着匆匆的步伐,垂首拖着朱红的漆盘,上面是两副由玉轴、蜀锦制成的诏书,明黄色的锦缎在阳光的反射下异常刺眼。

而看见怀远的瞬间,苏锦绣双眸微眯,攥于衣袖的双手紧握,发觉晏政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苏锦绣忙垂下头乖顺地跪下接旨。

猛地将诏书展开,发出清脆的响声,晏政略显沙哑的声音从殿前传来,

“徽荣长公主夙欢,忧危积心,日勤不怠,专志有意于民,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统。著继朕登基,即皇帝位。”

剧情反转的这般快倒是令人有些应接不暇,原本众人都以为先帝薨然离世必是未曾留下遗诏,可谁知这遗诏竟然在晏政的手中,而且先帝选的储君竟然会是这位长公主。

其中不免有人怀疑这遗诏的真实性,可还没等他们站起身,却被晏政扫过来的视线僵在原地。他们毕竟是文臣,未曾真正经历过疆场上的厮杀,何况对上的又是一次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晏政。

群臣噤声,大殿再次恢复了寂静。

收回冷肃嗜杀的视线,晏政卷起第一份遗诏,玉轴之间的碰撞声格外悦耳,可在这寂静的大殿上却是格外突兀,连带着一些人的心也跟着颤了颤。

夙欢上前接过有些沉重的诏书,对上晏政黝黑的双眸却令她有些心安,或许整座大殿上的那么多人也只有晏政是站在她这边的了。

这一刻,夙欢似乎明白了父皇的用意,晏政是父皇留给她最为锋利的一把快刀,不管是前朝还是边疆,他都能够为自己扫平一切障碍。

拿起第二份遗诏,晏政的动作微滞似乎是在犹豫着什么,看向夙欢的神情很是复杂但更多的却是无奈,或许这份遗诏才是他们之间最好的选择吧。

“圣仁广运,凡天覆地哉,莫不尊亲。今正二品骠骑大将军晏政,文能治世,武定□□,共兼将相之才。名在当世,功在千秋,着封为摄政王,辅佐帝君,共理朝政,以固江山。”

两道遗诏下来众人的反应各有不同,不过董允似是明白了些什么,视线在晏政与夙欢的身上短暂的停留了一下。

也真是难为他煞费苦心了,替夙欢寻了这样一个靠山,但愿元启的江山能够在他们二人手中存延万世,国祚永绵,董允在心中默默想到。

晏政手腕翻转,诏书的正面摆放在众人眼前,字迹的确是先帝的,只是这行书却有些潦草,笔力略显不足。

“先帝行事向来沉稳,而这诏书上的字迹却颇为潦草,众所周知,昨夜摄政王殿下可是没有离宫。”

费阳皱眉,顶着晏政的威压,将众人的疑惑说了出来,只是后半段隐于唇齿的猜测他却是没胆子讲。

晏政漫不经心的收起遗诏,扫视着跪在大殿上的众人,

“费学士这是在怀疑本王逼迫先帝,立下违背先帝意愿的诏书?”

“微臣不敢,只是这两份遗诏疑点破多,还需臣等细细查验。”

不过两句话的功夫,费阳的额头便冒起了冷汗,跪着的身子也微微颤抖。

“不敢?费大人有何不敢的。”

晏政挑眉,声调骤然升起,不过顷刻间整座大殿便被来势汹汹的虎贲军包围起来。

冰冷的盔甲在阳光的直射下泛着寒光,对于众人而言无异于是一种威慑,晏政抬步朝费阳走来,俯身附耳道,

“与其怀疑遗诏的真实性不如想想先帝为何会倏然崩逝,又为何会在仓促之下立下遗诏?”

费阳不敢对上晏政那仿佛已经洞悉了一切的眼眸,小腿肚子直发软,也幸亏他是跪在地上,否则可能都要在这大殿上出丑了。

看来这位新晋升为摄政王的晏政不是盏省油的灯啊,费阳额角的冷汗颗颗滑落,抬眸看了眼前方梓宫的方向,双臂低垂了下来。

算到了萧皇后会沉不住气发动叛乱,却没有料到半路杀出来个手握重兵的晏政,而最后的赢家居然会是那个在前朝毫无存在感的长公主,费阳只觉得这剧情反转得令他有些措手不及。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