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图吧 > 穿越

马文才苏晴雪在线阅读 叫梁祝之各有所爱的小说阅读

程小爱seul  发表于:2020-11-21 17:18:00

在这周的倒数第二天,马文才苏晴雪的故事可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程小爱seul精心打造的《梁祝之各有所爱》,有着不一样的叙事风格,829阅读已经准备好了《梁祝之各有所爱》的在线阅读地址,快来看看吧!

马文才苏晴雪在线阅读 叫梁祝之各有所爱的小说阅读

第6章 分宿舍3

在祭孔典礼的时候,山长当着全书院学子的面,解释梁山伯能得以留下来的原因省的以后再有人拿着这件事闹事。

到了下午便是开始分配宿舍,苏晴雪期待着希望能和祝英台分到一个宿舍,而祝英台也同样是如此,再不济苏晴雪也可以和梁山伯一个宿舍,他是自己的哥哥,相信他会让着自己睡床,他睡地铺的,但是祝英台不一样,知道她是女儿身的只有苏晴雪,所以除了和苏晴雪一个宿舍稳妥点就是一个人宿舍。

但是想的很美好,结果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梁山伯和祝英台被分到了一起,而苏晴雪竟然和马文才分到了一起,这不是开玩笑嘛!那天才和马文才打了一架,现在和他一个宿舍真是有罪受了。

听到这样的安排,苏晴雪自然是不依的,而一旁的梁山伯和祝英台,马文才也是不同意的,祝英台想要和苏晴雪一间或者是一个人一间,而梁山伯则是想和苏晴雪一间,这样自己才能保护她,而当听到祝英台也想和苏晴雪一间的时候,以为他也是担心苏晴雪被暴露,才会这么说的,虽然有些惊讶但是也能理解;但是马文才想要一个人一间,纯粹的是嫌弃苏晴雪,而且自己一个人住多潇洒啊!听了他们的话,众人也开始附和,想要自己一个人一间,或者是和马文才一间。

山长夫人见众人都不满,便开始问他们原因。“不知你们的理由是什么?祝英台你说。”

祝英台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见此便只好退而求其次道:“那我可以和苏延昭一个宿舍吗?我们认识,又是结拜兄弟。”一旁的苏晴雪虽然觉得她是把自己当备胎了,但是也高兴的点头,表示自己也是这样想的。

山长夫人觉得很不理解:“就是因为这个?”

“嗯!”祝英台回道。

看向梁山伯说道:“想必你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一定要和苏延昭一个宿舍吧。”

梁山伯也点头道:“是,还请夫人······”

还没有等梁山伯说完,山长夫人便一口回绝了。“不行,要是人人都想你们三人这般肆意任性,这书院可还有规矩?”而对于马文才提出的要求,山长夫人也是一口回绝,随即起身对着他们身后众学子表示,书院这样的安排是有依据的,希望大家不要再提这样无理胡闹的想法了。

谁知他们根本不听,甚至有人说,“如果不能一人间,我就要和马文才一间!”有人起了头,便就有人跟随开始纷纷叫嚷道:“我也要。”

马文才不屑道:“和我一间,你们配吗?”

苏晴雪实在改不了,便开始给自己找好退路,开始奉承马文才,“就是,就是,你们配吗?别再自取其辱了。”转而对山长夫人道:“我们来此是为了潜心求学的并非享乐的,故而,延昭想清楚了,同意师母的安排。”

看到苏晴雪这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不光梁山伯和祝英台看的目瞪口呆,就连山长夫人也是有些看不明白了。只有苏晴雪自己心里盘算着,总归是改变不了的,不如试着接受,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希望现在巴结他马文才还不晚。

“说的好!”山长听见苏晴雪能有这般觉悟很是欣慰,上前说了一大堆道理,总体就是,不会改变,就按照之前安排的来。

不过苏晴雪并没有太担心宿舍睡觉的问题,毕竟她是现代人思维,这也可以勉强接受,因为她可以找理由跟马文才隔开睡,她担心的是,马文才会不会记恨自己前天跟他打架的事情,趁着睡觉的间隙,偷袭自己或者恶意整蛊自己;不过祝英台却显得心事重重。

所有人见事情已成定局,便不再多费口舌,渐渐的人群都散去,马文才在临走之前还瞥了苏晴雪一眼,苏晴雪则是点头哈腰的赔笑脸,直到马文才消失在视线之中,才直起腰不再陪笑脸。

看着变化如此之大的苏晴雪,梁山伯和祝英台走上前来,“延昭,你这是在干嘛?你不是不喜欢那马文才吗?”梁山伯好奇的问道。一旁的祝英台也附和道:“是啊,是啊,为什么啊!”

捶了捶自己的腰跟他们解释道:“当然是为了我自己啊,你们也看到了,这山长和山长夫人是不可能随意改变已经分好的宿舍,既然不会更改,我当然是给他们留下好印象,给马文才留下个好印象,这样他才不会为难我嘛,就算是为难,也不会太过分吧,我这是为自己留一条后路。怎么样?我聪明吧。”

梁山伯听到摇头失笑:“你啊,怎么鬼主意这么多,不过你跟马文才一间宿舍,你可要当心了,要是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和英台,我们好帮你想办法。”

祝英台一旁点头,但也没说什么,苏晴雪想,她现在应该更担心自己一点儿吧,自己的身份毕竟他们俩都知道,而且自己还有梁山伯这个哥哥在,而祝英台只有自己,虽然自己也知道她的身份,但是她不让自己说,所以自己也帮不上忙了,于是苏晴雪间接的对着祝英台说:“哥,你放心吧,我有办法。”

听到苏晴雪自己说有办法,梁山伯和祝英台都眼前一亮,看着二人的反应,苏晴雪将他们附耳上来,自己将自己的想法跟他们说了一遍,但是梁山伯还是觉得不是很妥当,有些担忧:“你说的这个办法可行吗?要是马文才不愿意怎么办?”

“当然可行,刚才他自己也说了想要一个人间,我这是帮他实现愿望,虽然有些简单,但是好歹也算是低配版的单人间啊。”苏晴雪如是的说道。

听了苏晴雪的简单解释的,梁山伯和祝英台觉得她说的没错,现在实在是想不出别的办法来,只好先用这个办法了;拿定主意之后,梁山伯自告奋勇的包揽了苏晴雪提出的所需要的物品,“我这就去找你刚才说的东西,等一会儿,我们一起帮你去弄。”

苏晴雪知道梁山伯是好像,但是还是拒绝了他要帮自己弄帘子的请求:“哎,哥,你只要帮我把白布和绳子找到给我就行了,要是你们一群人去帮我弄,反而弄巧成拙,马文才不愿意了呢。”

梁山伯想了想,觉得苏晴雪说的对,便同意下来。“好,那我现在就去找,找到我将东西给你拿来,你自己去弄。”

“嗯”

见梁山伯跑远,苏晴雪用胳膊将祝英台的脖子搂了过来,说:“怎么样,我这个办法好吧,不过,我觉的你不用,你也知道我哥这人,你直接跟他说,自己不习惯跟别人睡一张床,我哥绝对会把整张床让给你。”

祝英台见苏晴雪这么明目张胆的搂着自己,很是惊吓,自己现在的身份好歹也是男人啊,要是被山泊或者其他人看到说不定会说成什么呢?拉开苏晴雪搂着自己的胳膊,自己挣脱出来:“这里是书院注意着点儿,你说的我知道,可是那样太委屈山伯了,再说也不能因为山伯善良就这么欺负他啊!”

听到祝英台这么苏晴雪笑了起来,“算你有良心,还知道心疼我哥,那这样吧,你呢,就用书,在你们床的中间摆满书,这样也是一个小小的单间了,其它的地方共享,就是床分开,你跟我哥说,自己在家一个人睡习惯了,这样既能满足自己的习惯,也能不用他睡地上。”

祝英台听了苏晴雪顿感明朗,对她道了谢,也回宿舍准备自己的东西去了,苏晴雪自己一个人等着梁山伯将东西给自己拿来。

很快梁山伯将找来的布匹绳子全都交给了苏晴雪,谢过梁山伯之后,苏晴雪便抱着东西回了自己宿舍。

苏晴雪进门马文才正好挽起他的长弓,正对着苏晴雪,苏晴雪见状下意识的躲了一下,将手磕在了房门框上,手中的东西也掉了下来,痛的苏晴雪叫了出来“嘶”,心中更是对马文才一万个粗俗的语言词汇对他叫骂,虽然不敢骂出来,但是苏晴雪的眼神里充满了怨恨,一想到自己以后还要跟他住很长一段时间,也就忍了下来,捡起地上的布匹绳子,忍着手腕传来的痛,艰难的在床上挂起布帘。

马文才看着苏晴雪没有发火,反而在床边鼓弄起长布条来,心中顿感疑惑,但是也没有立马上前询问,而是等她弄完,想着,他要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自己直接将他弄好的帘子给拆下来。

果然等苏晴雪从椅子上下来之后,直接走到马文才面前解释自己这么弄的原因。“马文才,我在我们床中间放了一个帘子,我们互不过界,这样就像是一个低配版的一人间了,你不是说不愿意与别人同住吗?我这样做可以吧,这样你也高兴,我也自在。”苏晴雪很努力的掩饰自己有隐私,对自己利大于弊的想法。

谁知马文才会错了意:“你不想与我同住?”说着从案几前站起身,满脸怒气的来到苏晴雪的面前:“就算是,那也是你不配,你没资格在这做这些?”指着苏晴雪刚做好的布帘。

苏晴雪见马文才快要吃人的神情,自己赶紧摇头解释:“不是的,不是的,我知道自己不配,而且刚才也是你自己说不想和别人同住一间屋的,所以我这才找了布和绳子,做一个简单的布帘,看起来就像是一人间。”

马文才听了苏晴雪的解释,仔细一想,却是如他所说一样,但是总感觉哪里不对劲,狐疑的看着他,语气稍有缓和的说:“说实话,我才不信你这样做是为了我想要一个单人间,你才这样做呢!”

苏晴雪被马文才这强硬的语气吓得一抖,她就知道马文才不会相信,好在自己早已想好了别的说辞。“好吧,我说实话,但是我说了实话,你可不能生气,或者拿我撒气。”

“你还敢提条件?说不说?”马文才步步紧逼苏晴雪,苏晴雪步步后退,把苏晴雪逼到了桌子边上,苏晴雪见无路可退绕过马文才,让自己与马文才保持一定的距离,苏晴雪才透过气,大吐几口气,才说道:“我是怕你报复我,我才这样弄的,但是我也是为你好啊,你自己也说了不想与别人同住,这样也算是为了你才改造的。”

“哦,这么说我还感谢你了。”

“不用,不用。”苏晴雪忙摆手,她实在是不敢想象马文才会怎么感谢自己,不把自己吃了就算不错了。见马文才没有再说话,苏晴雪又试探的问道:“那这布帘······”

本以为马文才会让她拆了,结果马文才思索了一下,说道:“留着吧,我实在不想晚上睡觉翻身的时候,见到你这张臭脸。”说便走出了宿舍。

苏晴雪听到马文才的话虽然有些生气,但是好在他答应将布帘留下,他不想看到自己这副臭脸,自己还不想看到他那张死人脸呢,没有一点儿笑容,耷拉着脸,就像是人人都欠他钱似得。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