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图吧 > 穿越

梁祝之各有所爱程小爱seul小说 梁祝之各有所爱在线阅读

程小爱seul  发表于:2020-11-21 17:18:00

在今天,拿起程小爱seul最近新创作的《梁祝之各有所爱》,与马文才苏晴雪一同开启这梦幻般的世界吧,马文才苏晴雪的故事剧情真的是超乎想象的精彩,感谢程小爱seul创作出《梁祝之各有所爱》这样的作品。

梁祝之各有所爱程小爱seul小说 梁祝之各有所爱在线阅读

第5章 分宿舍2

在书院广场上,每个人都老老实实的排着队,等待着轮到自己上次将自己顺备好的束修册子交给书院的陈夫子,本来苏晴雪的前面是荀巨伯,他完了之后便是苏晴雪上去叫束修册子,谁知哪个嚣张跋扈,被打晕了王蓝田插队到了她的前面,本想与他理会,实在不行就打他一顿,结果被梁山伯摇头出言阻止:“延昭,不可。”

苏晴雪不想梁山伯再替自己担心,也就没有与他计较,王蓝田很是嚣张的上前拿出自己束修册子交给陈夫子,陈夫子对着册子念道:“太原王蓝田,一百两金,上等坐。”这在人群中引起了不小的骚动,把王蓝田更是牛的不行,直接用鼻孔看人了。

看着上面嘚瑟的王蓝田,苏晴雪气就不打一出来,上面将自己的束修册子交给陈夫子,陈夫子道:“会稽苏延昭,一百金,上等坐。”

苏晴雪故意在王蓝田面前将自己的拳头在他眼前擦过,吓得他赶紧躲过,还对着陈夫子告状:“夫子,你看苏延昭,竟然想打我。”

陈夫子见状也不好说苏晴雪什么,毕竟她也是一百金,而王蓝田也是一百金,猜测两个人家里应该都挺富有的,都不好太过得罪,但是看着苏晴雪刚才的动作的确太过于不把他这个夫子放在眼里,“苏同学,你是来读书的,不是来打架的,以后要注意。”

苏晴雪突然转变自己刚才的凶狠的态度,对着夫子讨好的解释道:“夫子,我没有,我只是手腕受伤了,才会这样举着的,不是故意的。”

“哦?怎么会受伤的呢?”陈夫子不解的问道。

“还不是刚才在山门的时候,我救了他王蓝田弄伤的,现在他却说我要打他,真是冤枉啊。”苏晴雪将刚才在山门下救他王蓝田的事情说了出来,所说当时不是直接救他,但也是间接的救了他,现在他却恩将仇报,这让苏晴雪心里更加的讨厌这个王蓝田的了。

“真的?”陈夫子似乎不相信苏延昭说的话。

见夫子不信,苏晴雪转身让下面的人给自己作证:“不信你问他们,他们刚才在山门那都看见了。总不至于他们也帮着我撒谎吧。”

陈夫子看向下面的那些学子,那些学子也很是义愤填膺的高声喊道:“夫子,是真的,我们都看见了。”

王蓝田见他们都倒向了苏晴雪那边,脸色黑的不行,甚至有些想逃,但是被陈夫子叫住了:“站住,人家苏同学是为了救你受伤,手腕不能放下你却不感恩,还在这里污蔑他,罚你抄写道德经一百遍。明天交上来。”

“什么?明天?”王蓝田听到陈夫子罚他抄写道德经一百遍脸都绿了,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没有惩罚到苏晴雪,现在自己还罚抄写道德经一百遍。

等轮到马文才的时候,他直接对陈夫子说:“夫子,剩下人的束修金我全都交了。”这一旁等待着梁山伯和祝英台的苏晴雪,很是恼火,早知道我就排到最后面了,现在自己白白交了一百金,这马文才不早说,早说自己就不交了。但是想到他把王蓝田这种人比下去了,心里还是很开心,很解气的,虽然不是自己,但是有人教训他苏晴雪也很开心啊。

苏晴雪跑到梁山伯和祝英台面前:“我们走吧。”

“不能走。”梁山伯说着就走上前,,对着陈夫子说道:“夫子,无亲不受情,无功不受禄,这束修金我们自己交。”说着递上自己的束修册子,跟在身后的祝英台也将自己的束修册子递上,交到陈夫子手中。

“上虞祝英台,一百金,上等坐。”陈夫子觉得这个祝英台的束修金还行,也就没有计较,直到看到梁山伯的束修册子时,脸色瞬间变了。“会稽梁山伯,八两金,没座位。”

听到这的梁山伯,祝英台和苏晴雪也跑上前理论。

“怎么会没座位?刚刚八两金还有座位。”梁山伯质问道。

陈夫子漫不经心的说道:“八两金的座位已经没有了,现在进书院最低的束修金是十两金。你有没有?”

听到这的苏晴雪实在是忍不住爆发自己心中的怒火,怼道:“你抢钱啊,这才多大一会儿,你就长了两金。我看你这不是书院,你这是黑店吧。”

陈夫子被苏晴雪的话,气的吹胡子瞪眼,找不到更好的理由来搪塞,只能说道“就是十两,有就上,没有就走。”

一旁的祝英台看着苏晴雪快要跟夫子打起来了,赶紧岔开话题。“我替山泊给。”说着从袖中拿出两锭金子,谁知面前的陈夫子眯眼说道:“不行,他自己说了,无亲不受情,无功不受禄,这金子只能他自己出。”

“我来,梁山伯是我哥,我来替他出总可以吧。”说着怒视陈夫子从怀里掏出两锭金子,结果也被陈夫子拒收了。

“不行,你姓苏,他姓梁,怎么会是亲人?”

“他是我表哥行了吧。”苏晴雪真是被陈夫子磨得一点儿脾气都没得了。

“有何证据?”陈夫子还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一点儿没有退缩的意思。

梁山伯见二位都因为自己的事情,跟夫子吵了起来,心里是欣慰的,但是也不能因为自己得事情连累了他们也读不成书,告辞之后,梁山伯来到山门处,读者上面的诗词,感慨万千,结果被山长听到,问其缘由,听了山泊的诉说,对他进行开导。

看着梁山伯悲痛的离去,苏晴雪夺过束修册和祝英台一起追了上去。看到他和一位年长的老先生在说话,也就没有立即上前打扰,只听到一位中年妇人跌倒哎哟一声,才上前帮忙查看。

“别动,我来看看。”梁山伯对着苏晴雪和祝英台说道,蹲下给那夫人查看起伤势来,摸了一下脚踝说道:“还好,没有伤到骨头。”

起身正要对苏晴雪和祝英台说将夫人扶去医舍,才发现苏晴雪手中拿着自己的束修册子,梁山伯夺过苏晴雪手中的册子:“你这是干什么,好不容易有读书的机会为什么不珍惜呢?”

苏晴雪怕梁山伯会以为自己是因为他才不读的,怕给他造成心理负担,故作洒脱道:“哥,我们走,我们不在这儿,读了,这哪里是书院啊,财钱风气太重了,不读也罢。”

梁山伯一听苏晴雪的话语,就知道他这是为了怕自己多想,才会这般说的,突然将苏晴雪搂紧怀里说道:“傻弟弟,你怎么这么傻啊。”眼睛里充满了泪水。

苏晴雪被梁山伯这举动吓得愣神儿了,缓过神儿之后,从梁山伯的怀里挣扎出来:“哥,我们还分谁跟谁啊。”别人不知道苏晴雪是女的,这梁山伯不知道?祝英台看在眼里心里不知为什么会这么不舒服。

梁山伯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失态了,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没关系,哥,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而且这也只是哥哥对弟弟友爱的拥抱,不是吗?”苏晴雪尽量让自己说起来不是那么在意,也缓解现在尴尬情况。

这时一直在身后的老先生走了过来,说道:“看来你还是很有爱心的,不急不躁,乐于助人,并没有因为书院不要你,而产生报复书院的想法,这样,你再去交束修册,我会跟陈夫子说的,不过你即交不起束修金,那就在学院做三年杂役抵清束修费怎么样?”

梁山伯听了老先生的话,感激不已:“多谢,但是不知老先生是?”

被祝英台扶着的夫人说道:“他是这尼山书院的山长。”

三人赶紧行礼拜见,梁山伯止不住的好奇问道:“请问您是?”

夫人回答道:“我是山长夫人。”

三人再次行礼拜见,最后梁山伯留下来了,而苏晴雪也向陈夫子赔礼道歉,并再次把束修册子交给陈夫子。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