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图吧 > 穿越

马文才苏晴雪最新章节 梁祝之各有所爱章节阅读

程小爱seul  发表于:2020-11-21 17:18:00

今天休息,为什么不看看《梁祝之各有所爱》呢?这本由程小爱seul创作的关于马文才苏晴雪的小说,真的是太棒了,短短数章,就精确的勾勒出《梁祝之各有所爱》中人物的形象,不信?那你就快来829阅读看看《梁祝之各有所爱》吧!

马文才苏晴雪最新章节 梁祝之各有所爱章节阅读

第4章 分宿舍1

梁山伯查看了苏晴雪手腕处的伤势,确定没有大碍之后,被王蓝田的书童苦苦哀求去给王蓝田诊脉。

梁山伯给王蓝田诊了脉说:“他惊吓过度,脉息微弱,我们要赶快带他下山看大夫。”

正要抬着王蓝田下山的时候,被山长的女儿王兰叫住“等一等。”

众学子被她的美貌所迷,引起不小的骚动,但是梁山伯却没有,此刻他的心中只想知道她是谁,有何办法救王蓝田。“你是谁?”

“我是王兰,山长的女儿,我看看他怎么了?”说着扒开了王蓝田的眼皮叫他们将王蓝田抬去了医舍。

看着梁山伯抬着王蓝田去了医舍,祝英台和苏晴雪叫着四九和银心也一同跟着去了。

到了医舍,因为王兰的原因,原本好好地学生,全都装病希望也能让美人给自己瞧上一瞧,王兰见此,只好叫起自己的妹妹王慧来帮忙:“小慧,小慧,快起来帮忙了。”

这时床榻上的美人,听到自己的姐姐叫自己,起身来帮忙:“哎呀,姐姐,我还没睡够呢!你干嘛呀。”

床榻的美人声音娇滴滴的,听的令人全身变得都酥软了,众学子们以为是一位比王兰还漂亮的美女,所有等着她在床榻上下来给自己看病,谁知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出来的竟是一位胖妞,虽说胖,但是医术却是比王兰却要高出许多。

众学子见此,吓得纷纷逃跑了,都说自己的病好了,见着所有人都离去,只剩下祝英台、苏晴雪、四九、银心他们四人没有离去,王兰在替王蓝田诊治,王慧看着他们还没有离去,以为他们是在担心王蓝田的伤势,便道:“你们走吧,这里有我和我姐姐在,他不会有事的。”说着就要赶他们走。

这时听到动静的梁山伯才从里屋走出来,向王慧请求道:“小慧小姐,不是可否给在下的弟弟看一看伤势。”

王慧狐疑的看着他,问道:“你弟弟?不是在屋里我姐姐给诊治了嘛!”

听了王慧的回答,梁山伯知道她误会,马上解释道:“不是,不是,里面的人不是我弟弟,我弟弟是他。”将苏晴雪带到她的面前。

王慧看着好端端的苏晴雪,以为他们是故意编了一个谎话,故意接近自己,讨好自己之后再接近王兰,没好气的说道:“他这不是好好地吗?”

梁山伯以为她不相信自己是真的想让他看伤,于是拉过苏晴雪,让她出示自己受伤的手腕:“快,让王小姐给你查看一下。”

苏晴雪很不情愿的撸起袖子,伸出胳膊让她查看:“我就是手腕扭了一下,上点跌打损伤的药酒就行。”

王慧看了一眼她的手腕,的确是有些於紫了,语气也稍微缓和了许多:“等着,我去给你拿药酒。”拿来药酒给苏晴雪涂抹揉擦。

本身不怎么疼的苏晴雪,现在被王慧这么一揉擦,疼的眼泪差点掉出来,但是只能咬紧牙忍着不出声,梁山伯看出了苏晴雪疼痛难忍的表情,宽慰道:“延昭,你要是疼就叫出来,不要忍着。”

“没事,我不疼。”说着握紧了拳头,但是额头上出了很多密汗。

给苏晴雪揉擦药酒的王慧看不下去,一个大男人还这么矫情:“行了,一个大男人这点儿疼都忍不了,以后怎么上阵杀敌啊。”

梁山伯刚想与之理论,被苏晴雪拉住了衣角,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再说了,不一会儿,王慧给苏晴雪擦好药酒,并将药酒递给他:“你拿着吧,自己回去晚上再擦几遍就好了。”

梁山伯,苏晴雪,祝英台从医舍出来之后,苏晴雪的脸色就很不好,梁山伯担心的问道:“延昭,你怎么了?是不是手腕还是很疼?”说着拉起苏晴雪的手就要检查,被苏晴雪无情的甩开。对着梁山伯怒吼道:“哥,以后你能不能不要再多管闲事了,咱没有那本事就不拦那瓷器活。你要是受伤了,你让我怎么跟干娘交代,你做事之前能不能想一想,干娘,我,还有你的结拜弟弟祝英台。”

梁山伯知道这次苏晴雪是真的生自己的气了,于是很是诚恳的对着苏晴雪说:“对不起,我下次不会了,我下次一定注意。”

苏晴雪知道梁山伯是骗自己的,她对了解他了,他要是看见气愤的事,看见欺负弱小的事,他梁山伯要是不管,就不是他了。:“哥,我不是说你让你见义勇为,可是向王蓝田那样的坏蛋,你为什么还要救他,为了他失去自己宝贵的生命多不值啊。”

本以为梁山伯会听进去,谁知梁山伯还强词夺理起来,“他有危险我岂能见死不救,再说我这不是没事嘛!”

被梁山伯说的这话,苏晴雪气的都快吐血了,合着狼要吃你,你还救他,坏人把刀都架到你脖子上了,你还要给他治伤啊,现在苏晴雪越来越觉得马文才的三观是正确的,看着油盐不进的梁山伯,苏晴雪也不再搭理他,气的她转身就走,任凭梁山伯和祝英台怎么叫他,她都不停下。

苏晴雪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嘴里还嘟囔着:“真是气死了,怪不得之前孤儿院的同学都喜欢马文才呢,这次自己真是领教到了。”

走的很快一点儿都没注意到从旁边走出来的马文才和他的书童马统,苏晴雪直直的撞了上去,“哎哟,谁啊,这么不长眼。”疼的苏晴雪直揉自己的鼻子。

马文才冷眼看了一下她他,并没有说什么道歉的话,就想走,这被本身就生气的苏晴雪更加的生气了,拉住要走的他,骂道:“喂,我说你呢,你没看见你把我撞疼了,还不道歉。”

马文才打掉苏晴雪的手,冷声道:“是你撞的我,还让我道歉,应该是你向我道歉;还要我马文才是不会道歉的。”

苏晴雪怨恨的看着眼前的人,想道,这人就是刚才在山门处,拿弓射王蓝田的人,想到他的箭术那么高,要是真打起来,自己未必是他的对手,而且听他的话,应该是惹不起的人物,自己刚来书院第一天,就结仇,自己以后在书院的日子就难过了,瞥了他一眼就要走。

谁知这次马文才拦住了他的去路,“没道歉就想走?”

苏晴雪生气的看着马文才,觉得他有些得了便宜还卖乖了,自己不跟他计较,他还跟自己较真了。“道什么歉?应该是你给我道歉,明明是你突然从旁边突然出来的,要道歉也是你给我道歉。”苏晴雪很倔的将头扭到一边,拒不道歉。

马文才看着不道歉的苏晴雪,原本就想找个机会试探一下他的武动,正愁找不到机会,现在机会来了,刚要动手,被赶上来的梁山伯和祝英台阻止了,梁山伯插在他们中间,俯手道:“文才兄,我替我弟弟跟你道歉,对不起。”

听了梁山伯替自己给他低头道歉,苏晴雪拦着他:“哥,你干嘛呀,明明应该他给我道歉,你为什么要给他道歉。”见苏晴雪还是不肯承认错误,梁山伯出声呵斥:“延昭,别闹了,快道歉。”

“我不要,我没做错,最多是我们互不道歉,他也不用跟我道歉,我也不用跟他道歉。”苏晴雪最后做出了退步,可是马文才好像根本不领情,冷哼一声道:“真是有骨气,但是这么有骨气的弟弟,怎么会有这么软弱的哥哥呢!”

马文才这话不说还好,一说苏晴雪和祝英台两个人都不干了,祝英台和苏晴雪两两其怼道:“我哥这是善良,不愿意与你这种小人计较知不知道,自己还在那里自以为是。认为我们是怕你,可笑。”

“山泊这是善良,你这种小人不值得我们跟你在这多费口舌。”祝英台怼道。

马文才被他们两的话激怒了,出手惩治他们,被梁山伯挡住了,一掌打在了梁山伯的胸前,推了数步,好在身后的苏晴雪和祝英台扶住了他,才不至于倒在地上。

苏晴雪看着受伤的梁山伯气愤不已,将梁山伯交给祝英台,让他看着山泊,自己与他马文才比试一下,结果被刚想过去,被梁山伯拉住:“延昭,我没事,我们有错在先,应该给他道歉的。”

苏晴雪还想理会,梁山伯咳了两下,让苏晴雪不得不放弃跟马文才的比试,马文才本以为苏晴雪会忍不住跟自己比试,结果却被梁山伯给打断了,心有不甘,冷哼一声走掉了。

看着马文才走远,梁山伯终于吐了一口气,“延昭,以后在书院不要这般意气用事,要记住我们是来读书的,不是来打架的。”

苏晴雪不耐烦的回答道:“知道了,知道了。”看着梁山伯这个样子又担心的问道:“哥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舍看一下。”

梁山伯摇头道:“我没事,刚才马文才那一下,出手力度并不是很重。”

祝英台觉得还是有些不妥:“山伯,真的没事吗?我担心···”

梁山伯再次说道:“没事,走吧,我们还要去书院广场那边叫束修金呢?”说着三人向书院广场那边走去。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