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图吧 > 爱情

花月酒酒小说在线阅读 赵先生爱情请止步

花月酒酒  发表于:2021-01-16 10:12:00

《赵先生,爱情请止步》真是特别的好看,文中主角孙饴赵亦凡的故事有着意想不到的剧情转折,作者花月酒酒用他技巧非凡的手法将小说《赵先生,爱情请止步》叙述的非同寻常,高潮迭起,小编在这里强烈推荐给大家!

花月酒酒小说在线阅读 赵先生爱情请止步

第003章: 吃干抹净

可是她心里就是气,就是不甘!

“不是,我是真的很安全……”孙饴张嘴,想要再次为自己辩解,嘴唇却蓦地被赵亦凡堵上了。

“唔……”

孙饴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眼前是赵亦凡精致的脸庞,他闭着眼睛,双手狠狠地按住了孙饴两侧的额头。

赵亦凡的力气之大,让孙饴只觉得两侧的太阳穴“突突”地跳。头疼的都快要瞬间裂开了。

唇上忽然传来一阵刺痛,孙饴睁大了眼睛。

天啊!赵亦凡居然咬她!

卧室里只有床头边一盏古董台灯闪着橘黄色的灯光,孙饴只觉得天旋地转,差点就晕了过去!

所幸赵亦凡还有点人性,在最后的一刻放开了她。

“唔……咳咳咳……咳咳咳!”

赵亦凡放开她的那一瞬间,孙饴立马坐了起来,捂着胸口不住地咳嗽!

咳了好一阵,孙饴才抬起头,伸手抹了抹眼角的泪水。

赵亦凡这家伙……看来自己刚才是又惹他不高兴了。那架势,是要“捂死”她么?

自己连眼泪都咳出来了好吧!

孙饴定了定神,看见赵亦凡也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

若是换了别的女人,就这么与天王巨星坐在同一张床榻上,怕早就已经神魂颠倒了吧。但此时,孙饴只觉得毛骨悚然。

赵亦凡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仿佛深不见底的寒潭,在寂静无声的黑夜里,显得让她感到格外可怖。

孙饴低下头,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眼眶里滴落下来。

赵亦凡眯了眯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漂亮女人。

此时她只穿了一件松垮垮的白衬衣,扣子还没扣齐,一半衣服滑了下来,露出大半个雪白的肩膀,乌黑的头发披散着,盖住了大半个身躯。

她低着头,微微啜泣着,仿佛因为他刚才粗暴的行为受了极大委屈。

这副模样,饶是再冷漠的男人,也不由得为之触动了。

即便他知道,这是她惯用来对付他的小伎俩,但她还是屡战屡胜。

赵亦凡伸出手,把孙饴搂进自己的怀里。

“别哭了。”赵亦凡的手轻轻拂过孙饴细腻的脸颊,为她楷去脸上的泪水。

“我这段时间都会待在青海。你乖乖听话,好好的在家陪我一段时间。”赵亦凡声音温柔地说道。

孙饴听了这话,身子不由得一颤。

什么!

赵亦凡这段时间居然待在家?

那她岂不是成天都要和赵亦凡朝夕相对?天呐!

孙饴心中不禁哀嚎。还有比这更惨的事情吗?

话都已经说到这种地步了,孙饴知道,自己若再是想要劝说赵亦凡,只会惹来赵亦凡更大的不快,到时候,自己肯定没好果子吃!

孙饴默然,低下了头。

“你刚刚,咬疼我了。”孙饴装作乖顺的样子,伏在赵亦凡的胸前,装作委屈说道。

这句话果然很受用,赵亦凡伸手捏起了孙饴的下巴,凑到孙饴的脸颊前,说:“是吗,让我看看。”

孙饴顺从的微微抬了抬头,借着朦胧的灯光,赵亦凡看见孙饴的嘴唇上有一丝裂痕,渗出了点点的血迹。

应该就是自己刚才咬的!

顺着乌红的嘴唇,上面是精致小巧的鼻子,深邃又晶亮的大眼睛。

此刻,这双漂亮的大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看着他,长长的睫毛微微卷着,颤动着,看起来,是那么的乖顺。

赵亦凡爱死了孙饴的这副样子,这让他想起了小时候养过的那只小白兔。小小的,怯怯的,每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蹦到他怀里,用它那毛茸茸的小脑袋蹭他!

“我刚刚太用力了!”赵亦凡说道,手指轻轻地摩悉着孙饴的嘴唇。

孙饴抿了抿嘴,现在她已经不疼了。但刚刚她确实是疼死了,赵亦凡这家伙,咬的还真是狠!

虽然心里恨透了赵亦凡,但孙饴面上依然还是要装作很委屈的样子。

见孙饴不说话,赵亦凡心里也不免得一阵心疼。

他捧起了孙饴的脸颊,亲了亲,然后搂着孙饴躺下了。

赵亦凡伸手把床边的台灯关了,房间陷入一片黑暗中。

过了片刻,身边响起了赵亦凡的呼吸声。平稳又沉静,孙饴知道,赵亦凡是睡着了。

孙饴无声地苦笑着,在黑暗中睁着眼睛,眼角轻轻地流下了一滴泪。

第二天孙饴醒来的时候,赵亦凡已经走了。

头还是晕沉沉的,浑身酸痛无比。

孙饴拿起放在床边的手机,上面显示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

房间放下的床帘,遮住了窗外洒进来的大部分光,孙饴打开了灯,蜷着身子抱着腿靠在了床头。

昨晚发生的一切,仿佛还历历在目。想起赵亦凡那双幽深的眼睛,孙饴忽然就觉得胃里一阵恶心。

“呕……”

孙饴跑到马桶边上歇斯底里地呕吐起来,但什么也没吐出。

她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瘫坐在马桶边上。

如今这种情形,她是只能接受赵亦凡的安排,乖乖地待在家里了。

纵使心中再不愿,也没其他办法。孙饴痛苦的双手抱住了头,好不容易没那么难受了,现在头又开始隐隐作痛。

就这么在卫生间里静默地坐了会儿,门外忽然传来李阿姨的声音。

“小姐,你现在可起床了?”

李阿姨每天早上都会来赵亦凡的房间打扫,哪怕赵亦凡不住在家,李阿姨每日都会雷打不动的把房间收拾的干干净净。

今日也不例外。赵亦凡走后,她一直都等在门外。

孙饴站了起来,对门外喊了声:“醒了,等下,我还没洗漱。”

打开水龙头,孙饴用手鞠了捧水,洗了洗脸。

镜子里的女人长了张白皙又精致的脸,大大的眼睛,又长又卷曲的睫毛,小巧的嘴唇像熟透的樱桃,只是眼睛下面一圈青黑,脸色看上去憔悴无比。

简单地洗漱了下,孙饴便打开了门。

门外的李阿姨看见孙饴,什么也没说便走进了房间。

作为照顾赵亦凡多年的老人,又与赵亦凡远在重洋外的母亲关系甚好,李阿姨的身份自然是比一般的保姆地位要高。

孙饴知道,李阿姨一直不喜欢她,但碍于赵亦凡的面,对她还是挺客气,但也仅限于此。

相关信息